欢迎来到
全国咨询热线:

推荐产品
联系我们

地址: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王全璋一开庭即解聘律师 外界质疑庭审黑幕
时间: 2018-12-28浏览次数:
王全璋律师案遭秘密审理。(网路截图) 王全璋开庭不到一分钟解聘律师 法庭一度休庭 庭审后,人权律师谢燕益接受___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今天所谓四个多小时的庭审过程......

王全璋律师案遭秘密审理。(网路截图)

王全璋开庭不到一分钟解聘律师 法庭一度休庭

庭审后,人权律师谢燕益接受___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今天所谓四个多小时的庭审过程,我个人觉得有理由怀疑没有独立行使司法权利、没有独立审判、没有依法按程序进行,而是剥夺了王全璋程序上的权利,快审快判。”

他介绍说,从程序上讲,如果王全璋一旦按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庭解聘律师的话,法庭要给王全璋至少15天的时间再委托新的辩护人。另外,如果王全璋提出对每一项证据进行指证,包括申请鉴定、证人出庭作证,以及包括调取新的证据、调取侦办时的同步录音、录像等等,作为职业律师会把这些基本的救急手段用尽、把程序权利用尽。

谢燕益说:“从这些角度来看,无论哪项权利行使的话,都足以导致庭审的中断或延期审理,而不是审理终结,王全璋是非常有经验的人权律师,善于运用程序上的权利。如果法官严格地依法审理的话,不要说短短的三四个小时,就是一天也无法审结。”

据大陆维权律师程海介绍,他至今应该还是王全璋与其家人聘请的辩护律师,“从未收到王全璋和家人的解聘通知,只是官方不承认他。而刘卫国是法庭指派给王全璋的辩护律师。王全璋很有可能当庭解聘刘卫国。”

后来传出的消息证实了谢燕益、程海律师的想法。谢燕益表示,刘卫国在其微信圈内发消息称,开庭不到一分钟,王全璋就辞了他,然后休庭,后面的事他(刘)就不知道了。

记者数度致电刘卫国律师,但手机显示关机。

关注中国维权运动的瑞典籍人权活动家Peter Dahlin(彼得·达林)也发推特说,重要消息,王全璋在庭审中解聘了他的官派律师刘卫国,庭审强制延后。

谢燕益律师表示,庭审强制延后是否可以确定目前无法得知,因为二中院发的是择日宣判信息。

王全璋可能遭到酷刑

他还分析道,从今天法庭外的整个表现,包括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审理、剥夺律师的辩护权、剥夺家属的旁听权、剥夺聘请律师的权利、剥夺会见律师的权利等种种违法的行为,再加上全国维稳,密不透风地不让外界知道王全璋的情况,以上种种,让人有理由怀疑,法庭有违法行为。

另外,从中共的种种行为推断,谢燕益怀疑王全璋遭到严重的酷刑。“王全璋从709事发拖到今天历经了近三年半的时间,家属聘请的律师经过无数次努力,都无法见到王全璋,直到本案受到___的关注,天津司法当局不得不做出开庭的决定。”

他说:“从开庭的种种安排,包括庭审日期的选择,安排在西方圣诞节假日里,并且以涉密为由,对各地严防死守,甚至都不让王全璋的妻子参加。”

他认为种种迹象表明王全璋可能遭受了严重的酷刑。“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王全璋可能面临的刑期不太可能短到可以立即释放。它们(中共)害怕酷刑曝光,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削减酷刑带来的负面影响。”

法庭之所以草草收场,谢燕益认为是为了____,“实际上还是为了掩盖酷刑问题,还是为了缓解外界的压力。”

他说:“从政治的角度去考量,包括庭审日期安排,我觉得酷刑是这个案子的核心。再次希望大家关注酷刑问题,这种酷刑在中国刑事诉讼法中也是___的罪行。至于说择日宣判,我个人对结果也不乐观,因为他们通过制造司法的手段防止王全璋把冤狱情况说出去、公之于众、披露出来。”

中共罗织的罪名极其荒唐

谢燕益表示,中共强加给王全璋的所谓“颠覆国家政权罪”的事实,是“____,闻所未闻的奇闻轶事”。

他逐一分析三个所谓“犯罪事实”,第一件就是跟外国的NGO工作,进行人权工作,包括律师进行的调查,这都是律师的法定业务,而且带有公益性的;

第二件,王全璋义无反顾地揭开建三江的黑监狱,羁押___学员、上访人员的黑监狱,这很显然是维护法治、维护人权的正义之举,这个居然也被当作一个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的事实;

第三件,王全璋坚持法律,为受迫害的___信仰者去辩护,辩护工作居然也被当成“颠覆国家政权”,当作犯罪,这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“毫无疑问,王全璋不仅无罪,而且有功,即使他遭受酷刑,这些作恶者害怕把这个事情暴露出来,这个709背后的整个黑手。”

他说:“所以对于结果我不乐观,但是一刻结果没有出来,我们也要坚持到底。依法揭露抗争,让世人知道王全璋是无罪的、王全璋必须得到释放。所以我们觉得现在每一分努力都不是白费的。大家还要持续关注下去,我们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,他能尽早回家,(与家人)团圆。”

程海律师在接受___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中共给王全璋定的三条犯罪事实,实际上是王全璋的合法行为,他认为这是___联合进行的一个徇私枉法的行为,打着___的旗号在践踏法律,实际是隐藏在体制内的黑恶势力。

他告诉记者,王全璋跟国外NGO合作,是促进国家法治进步;第二件,建三江案,由于为___学员做无罪辩护,4名律师和8名家属被关押,王全璋是去营救这些律师和家属,最后也被关、被打。程海律师强调:“建三江”是____的案件,___非法拘禁、设立黑监狱本身才是犯罪活动。

第三,王全璋为___学员做无罪辩护,同时在网上披露___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,这也是律师的职责,监督法律正确实施,同时也是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。

他说:“三件事都是合法的,作为___(部门),明知道他没有犯罪事实,故意____,把王全璋所从事的合法的与国外合作、正当地进行辩护、律师正当依法对___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控告等合法行为,歪曲成违法犯罪。”

胡林政律师对___记者表示,王全璋被羁押三年多了,从程序上来说完全违法;起诉王“煽颠(煽动颠覆国家政权)”,实体上也不构成。王全璋无罪,应该释放王全璋。

大陆律师浦志强表示,王全璋受审,李文足却不在现场。没人会奢望他能获得一个公道,但所有人都在期盼他能早日回家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8 918博天堂918博天堂_918博天堂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