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
全国咨询热线:

推荐产品
联系我们

地址:

电话:

传真:

邮箱:

警发公告要鑫园案受害人主动交代 激众怒
时间: 2018-12-28浏览次数:
近期,眉山___司联合发出通告,打击信访活动中所谓“违法犯罪行为”。(知情人提供) 陈先生说,“让你去投案自首,并不代表你是犯罪嫌疑人,他可能就是一种恐吓的手段......

近期,眉山___司联合发出通告,打击信访活动中所谓“违法犯罪行为”。(知情人提供)

陈先生说,“让你去投案自首,并不代表你是犯罪嫌疑人,他可能就是一种恐吓的手段,不让你去上访。因为要过年了嘛,全国各地都在打电话(给相关部门),(地方政府)不让去上访,才下的公告,你去上访就是聚众闹事。”

“大家一般的都不会去‘自首’,都在骂眉山公安。很多人现在都很无奈,钱也没有了,还被判为传销,觉得很无奈。”他说,“在省___、省信访办都有哭的、闹的,他们觉得很冤枉。”

12月24日的现场维权视频显示,在省纪委群众接待处的出口,多人跪地诉求,哭声一片。

一位光头男士手举材料跪在地上,他举起双臂,紧握拳头,但很快被警察拍照后架到一边;有位戴眼镜的年轻男士在与一名用手指点的警察交谈后,突然哭号著扑倒在地,被拽起来后,仍不愿离开。

视频显示,一名男士也头顶诉状跪在地上哭诉,跪在地上的还包括跟随他上访的一名男童。他们后来被允许派五名代表进去会谈。

当天下午,受害人还去了四川省___信访处,举报眉山___职能部门。在省___门前,大家联名按下红手印。

此前,受害人还到眉山____和丹棱县法院报案,以鑫圆共享案件涉经济诈骗,要求处理,但均被告知“不予受理”

鑫圆共享受害人到眉山____和丹棱县法院报案,均不被受理。(知情人提供)

周先生说,“我们本来都是投资受害人,到丹棱县法院报案,我们被诈骗了,他们不受理。说现在案子在丹棱县法院还没有开庭审理,还在公诉阶段。所有人报案都不给受理,而且在案发地报案也不受理。”

鑫圆共享受害者举报控告,当局不予受理。(知情人提供)

很多受害人每天给中共中央___、丹棱县法院等四个部门留言,想在过年前抓紧留言讨还血汗钱。

据介绍,现在已有数百人联合起来想走司法程序,聘请律师帮助他们翻案。

有受害人指出,现在鑫园案情动向非常危急。24日眉山公安向全国发出通告说“所有参与平台的人员都是传销分子,不允许大家去维权。说你维权就是扰乱社会秩序,他们就要镇压你。”

“他们所说的维护社会秩序,实际上就是准备挥舞屠刀砍向人民、镇压所有的受害人,他们就是黑势力、所有腐败势力的代表。”

受害人成传销分子 中共被指圈钱

现存大量影音资料表明,“国家共享经济交易示范中心”方案由中共国家发改委研究投资所编制的,鑫圆共享集团是建设单位,发改委投资研究所主任吴亚平在成都参加了该中心第一次全国大会。

此后,中共央视高调宣传,地方政府大力支持;全国各地的“国家共享经济”启动会、研讨会等都有地方领导站台讲话;杨志伟参加了各种世界顶级会议(如世界互联网大会、G20、G21、金砖会议等)。杨志伟所在的鑫圆公司总部悬挂国徽,使用中共政府的红色五角星标志。

2018年1月,鑫圆共享平台被关闭,眉山市警方以杨志伟等人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立案。2月28日,杨志伟等人以涉嫌传销罪被检察机关逮捕;11月21日,杨志伟等44人被以涉嫌传销罪提起公诉。

陈先生介绍说,“我们国家像这种类似的平台,我知道的有几十家,看报纸、新闻、微博上讲的得有三千多家。这次国家圈了不少钱啊,都把它打成非法传销或资金盘。像运作了五年多的云联惠,这么大的案子都被打成传销了。”

陈先生认为,“国家要打压的话,说明国家走向衰退了,把钱圈起来了嘛。经济不景气,国家把钱圈起来了。法院也不判,就是拖。”

他说,“(中共)完全是自己打自己的脸,在瞎搞。运转四五年了你说是传销,早几年你干嘛去了。直销和传销都是有产品的,发展层级,像云联惠和我们(鑫圆)共享经济都没有商品,直接投资的是现金,现在给我们往传销上扣,我觉得很可笑。”

“现在说是传销,把钱冻在那儿,也不管老百姓,不闻不问。听说经侦判了传销,钱都上交国库了。老百姓的钱就这样打了水漂了。”他说,“这样搞下去的话,很多家庭就____了,流离失所了,____。好多这样的。”

也有受害人表示,“强烈抗议!我们不是传销分子!我们是四川鑫圆共享平台被诈骗的受害者。受害人坚决不答应!我们二千万受害者集体到北京找___上访,讨回血汗钱!”#


Copyright © 2018 918博天堂918博天堂_918博天堂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